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恐怖灵异 > 寻宝使命小说
寻宝使命

寻宝使命

作者:傻傻坏男人 状态:完结 分类:恐怖灵异 时间:2021-05-03 20:51:08
免费阅读

特别说明

寻宝使命简介

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傻傻坏男人原创的小说《寻宝使命》,主要叙述,小说目前处于:完结状态。

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傻傻坏男人原创的小说《寻宝使命》,主要叙述,小说目前处于:完结状态,《寻宝使命》小说简介:本故事属于现当代版本玄幻类,故事章分:天坑景点,神秘宫殿、柳暗花明、传说、始帝陵殿、七星连环阵、陵里陵、破军特使、西域之行、寻踪、云倩归来、百花奇阵、您是自己的、大战秘踪、重伤归国、无极真气九重天、天子剑线索、天子剑下落、潜行日、孤军奋战、天有这样一群年轻人,他们的冒险是肩负着重大使命的,是不得不去的冒险。。

寻宝使命 精彩章节

  有这样一群年轻人,他们的冒险是肩负着重大使命的,是不得不去的冒险。

  大千世界神奇之处,比比皆是。什么泰坦尼克号沉没之谜、尼斯湖水怪、肯尼迪之死、秦始皇兵马俑、UFO之谜、鬼魂之谜、人体自燃之谜、奇迹之谜、裹尸布之谜、神奇百慕大等等,让我们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。正因为如此,让许多年轻人爱上了冒险、探险。但是冒险和探险不是光有勇气胆识就行的。

  夏日,粟立一行,一起去世界文化遗产地武隆芙蓉洞进行探险,王亮开着他的路虎越野挨个去接,最后来到粟立的住处,在楼下给粟立打电话说道:‘还不下来啊?我们到齐了。’粟立在电话里说道:‘马上,我在清点工具呢,要是少了什么到时就麻烦了。叫伍勇上来给我帮忙搬下东西。’说完就挂了电话,将医药包里的常用药物、创可贴、绷带、火柴、酒精棉花、针、止痛片。整理好放一边。一会伍勇上来敲门了。粟立打开门,伍勇叫道:‘立哥,好了没有?哪些要拿的?’粟立道:‘医药包好了,你等下我清理。’说完蹲下身开始清理其他物品。将什么瑞士军刀,手摇发电的手电筒望远镜、高热量食物。雨靴、花露水、放大镜等所需的杂物装在一个包里,递给伍勇。然后将什么帐篷、背包、睡袋、登山绳、气垫、安全带、上升器等分三个大包装起来。另外小件的杯、壶器具、食物等分装起来。各类道具等防身器具装好后,说道:‘走吧,好了!’两人扛着包裹下到楼下。将物品装车后,路虎越野不小了,可被这些东西一占据空间后,五人上车就显得很拥挤了。为了满足好奇心,这点小问题不是问题了。驱车三小时后,他们来到武隆县江口镇。在一个偏僻的小道旁将车上物品全部卸下来,其他人也在此地下车。等候王亮去找地方将车停好。没过多久王亮回来道:‘好了,开始?’粟立道:‘找地方隐蔽起来,好好睡觉,晚上进。白天管理人员是不允许的。’大家点点头。分别找大树下,草丛中,躺下睡觉去了。

  天开始慢慢黑下来,喧闹一天的城市和逛了一天的人们开始疲乏,纷纷进入安静的领域,调理着腰酸腿疼的身体。这时几道身影在夜幕的掩护下,慢慢靠近他们的目的地——武隆芙蓉洞。粟立道:‘我警戒,你们先下,动作快。’其他四人顺速向洞内滑去,将物品递进去后,粟立看看四周没有人发现,才向洞内滑去。滑到洞内只见里面灯光依旧开着,他们看着这美丽的景色个个陶醉其中。粟立道:‘别看了跟我来。’他走到前面,带着大家穿过人工铺设的小道,向着最深处走去。他们来到一处像男子的****的石头处停住。粟立道:‘亮,书上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了吧!’王亮小声道:‘唔王逝、天下荡、天外来客落武苍;唯根可忆,唯根可视。我们找遍了国内所有大山与之有一点联系的都没有放过,这是最后的希望。’粟立道:‘云倩,交给你了,大家回避,守住各个路口,不管来人是谁一概放倒。’四人纷纷走开。那叫云倩的是个女孩子,现在一身黑色皮制紧身运动衣,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淋漓精致。一张娇小的瓜子脸,配上一双随时都含情脉脉水汪汪的眼睛,更是人见人爱。任谁看了都想好好照顾她,不忍心伤害她。此时只见她对着那具像男子的****的石头,慢慢靠近亲吻着,并口里念念有词;唔王未逝,唔王依旧,妾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唔王,请唔王开启通灵之门。让妾等进去侍奉唔王。她这样一直念着,不知过了多久,只见那像男根的石头慢慢开始颤抖,见此情景云倩立即向后退去。看着石根慢慢向上抬起,底部露出的一个黑洞。云倩高兴的喊道:‘立哥,快来,是这里了,是这里了。’大家听闻后,立即跑过来,看着这露出的黑洞口,个个兴奋不止。粟立对着云倩道:‘倩儿,辛苦你了。’云倩脸颊微红摇了摇头。她心里想着;傻瓜,人家为你做任何事我都愿意的,只是你却好像不知道。此事王亮道:‘走吧?’粟立点点头,对着云倩道:‘小心点。’云倩高兴的点头道:‘你也是。’说完几人相继俯身向着洞口慢慢爬去,进入洞口后,下面有一排刚好只能一人通过的石梯,里面一片漆黑,走在前面的高阳将身上的蜡烛点燃,大家趁着微弱的火光,慢慢下到底部,此时那男根一样的石头瞬间合闭,在外面看去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粟立道:‘不要怕,往前走,大家把手电筒、蜡烛全部照亮。先看看环境。’几人将身上的蜡烛,手电筒一一打开点亮。大家环视着周围,只见周围全是漆黑的整块石头,根本看不到一点石头的缝隙。犹如一个天然的石室。粟立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心里明白,既然书中说道的地方我们找到了,就证明事实却是如此,为什么眼前会找不到路,肯定有原因的。他道:‘亮,把那记载此事的残卷给我看下。’王亮放下身上的背包,从怀里摸出那张以烂得发黄,并多处以腐烂不见的皮卷递给粟立,粟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,其他人讲手电筒射在皮卷上。只见上面写道:禹舜不融、禹德而重、贤胜。舜移,故未日,天地异象舜逝,唔王逝、天下荡、天外来客落武苍;唯根可忆,唯根可视。唯。。。。。亦入;粟立看到后面叹气道:‘哎,可惜后面的字迹已经因为皮卷腐蚀而看不见了,这就很难猜了。’几人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粟立道:‘让我想想,唯根可视,后面应该是什么呢,云倩能开启,是因为她的血缘,血缘,血缘。云倩,你能受点苦吗?’云倩看着粟立道:‘说吧,怎么受?’粟立道:‘借你点血,用用。’说完云倩已将用随身的匕首将自己的手指划破。粟立见状,立即上前双手捧在云倩割破的手指下面,接着滑落的血珠。而双眼死死的盯住云倩,像是在忏悔、在心里哭泣。云倩仿佛看懂了他的表情道:‘你是想我的血流光呢?’粟立回过神来道:‘好了,够了,自己包扎起来。’几人看着他俩都嘿嘿的笑了起来,粟立道:‘你们笑什么呢?全部蹲下吧。’说完也不待几人反应,将双手伸开,手掌平身像外,身体猛的一个360度旋转,利用旋转的惯性将手上的血液抛洒在四周的石壁上。不一会,向着后面的石壁开始发出幽兰的荧光,慢慢出现裂缝,当裂缝不再增加的时候,大家看去,裂缝所沟裂出来的就是一扇偌大石门。看着这高大的石门,几人露出高兴的目光,云倩看着粟立,心里美滋滋的,她为她所喜欢的人的机智而高兴,而欣慰。王亮道:‘走吧。’说完几人向着石门走去,用力推着石门,可任其使多大的力气,那石门纹丝不动。粟立道:‘亮,把我们和皮卷一起拾到的黑色玉牌拿出来。’王亮疑惑的道:‘黑色那玩意儿是玉牌?’粟立道:‘怎么。你不知道?那是当今世上没有的墨玉,那东西我查了很多典籍都没有提到过。’听完粟立的话,王亮从身上拿出那块玉牌递给粟立。粟立接过那块墨玉,将它用力的扔像石门,众人叫道:‘你疯了。那个很值钱的。’可他们话音还没落,只见墨玉在接触石门的瞬间并没有听到相互击打的破碎声,而是石门发出一道荧光将墨玉接住后,墨玉一下消失在众人眼前。转而是石门发出厚重沉闷的嗡嗡声,慢慢的石门向两边打开,露出里面一条宽敞的大道,大道两边还是那黑漆漆的石壁,但石壁中间每隔三米远一处火盆挂在石壁上,火盆里火焰真熊熊燃烧,火光将通道照的通亮。粟立道:‘把没用的东西扔下,只带武器干粮跟着我慢慢向前,小心机关。’粟立在前几人跟在后面慢慢的向着通道走去。刚入通道粟立叫道:‘趴下。’几人反应之快,他话音刚落已经全部趴在地上了,此时只听见头顶嗖嗖作响,一排剑羽由通道内向他们后背以上的空间略过。待剑羽过后几人都头冒冷汗的在心里庆幸。粟立起身道:‘先退出门外。’几人立即退出到石门外面。只见粟立在他们扔下的包裹里拿出一个遥控玩具火车,这个本来是他买来送给他侄子的,家里乱的像狗窝,好点的东西都是这个背包放,那个背包放,现在找到这个也算是雪中送炭了。几人看着他道:‘你这是有备而来啊,这个都带着的?’粟立笑道:‘惭愧,惭愧。’说完将电池装好,遥控着玩具火车向着通道内开去,火车一路过去也没有遇到什么机关,刚进前面通道转弯处,只听整个通道中哄哄作响,声音沉闷而且速度极快,转眼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燃烧着熊熊火焰圆球,圆球几乎将整个通道覆盖,粟立想操控火车跑回来,可哪里来得及,火球一下就将那玩具火车压扁烧尽了,如果人在通道内更本就无法避让。火球冲出石门,重重的撞在对面的石壁上才停下来。此时几人相继一视,随机苦笑。粟立道:‘来之安之,走吧。’说完不待几人说话,率先朝着通道内走去,说来奇怪,几人走了几个时辰也没有再遇到机关,不过这通道一会弯过去一会弯过来,走了几个时辰都还在通道内,王亮说道:‘妈的,我们会不会进了迷宫了?’粟立道:‘看我们走的方向,应该不会。继续走吧。’几人又走了几个时辰,眼前的通道变得笔直,远远看去通道尽头模糊有一处十分宽大的建筑。粟立道:‘快到了,大家小心点,打起精神,越是接近目标,我心里越有种恐惧感。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。’几人点点头,都将随身的短刀,短剑拔出来。个个凝神聚气。越走进,前面的建筑越显得庞大无比。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他们清楚的看见眼前的建筑就是一座皇城,通道尽头是一座吊桥,桥下有护城河,桥那边有高高的城墙,城门。当他们来到吊桥前,城墙上的火光齐刷刷的亮了起来,在城墙上站着密密麻麻的士兵,个个手持兵器,身着铠甲。看着眼前一幕,几人被吓得不轻。伍勇道:‘怎么办?这是什么鬼地方啊。’粟立道:‘瞧你那点出息,这个和始皇帝的兵马俑没什么区别,士兵都没有生命的。你怕什么?’听到粟立的话,其他几人仔细看向那些士兵,发现都是雕像一样,纹丝不动。几人这才放下心来。跟着粟立走过吊桥,而粟立在过吊桥的时候看到桥下的水却在慢慢流动,可这护城河的水浓度比他们外面的水要高的多。粟立心里想到。难道这是水银,操。想到这里粟立叫道:‘都回去,快跑。回道石门外面去。这里全是水银,一直在挥发。’说完带着几人一路狂奔,跑了一个时辰就回到了石门外。粟立道:‘进去是警惕的慢慢走,怕机关,出来知道没有机关了,跑快多了。哎。在包里找下,应该有防护服,没有氧气瓶就带口罩,只将嘴和鼻露出来,带两幅登山用的绳索,再回去。’几人将包裹里的防护服找出来穿上。又向着那皇城走去,这次用了两个多时辰,过了吊桥来到城门口。几人推了推城门,发现这城门和外面的石门没什么区别,厚重的要死。高阳道:‘云倩,这个又得要你的血吧?’粟立道:‘就知道盆,去把绳索固定好,上城墙。爬进去。’高阳笑道:‘知道了。’云倩看着粟立笑道:‘舍不得?’粟立尴尬的耸了耸肩走开了。云倩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道: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,哼,我就不信拿不下你。一会时间高阳他们就将绳索固定好了。高阳最先爬上去。然后拉着绳索,等待其他人上去。等几人全部上到城墙后,看着城里面的景象,个个惊得目瞪口呆。里面黑压压一片,全是和城墙一样的卫士。挤满了整个皇城,一眼望去唯有最中间那处宫殿显示出这不是人海。粟立道:‘看来我们只有踏着这些卫士的肩膀走进去了,走吧。’说完到头跳下城墙,稳稳的站在下面卫士的头上,向着远处那出宫殿走去,见状几人相继效仿,跟在后面。

  几人来到宫殿前,只见宫殿外面墙壁上刻着各种鸟兽图案,那形状栩栩如生,仿佛那些鸟兽即将飞跃出来一般。此时粟立心里打了个寒颤。他隐隐觉得这宫殿里面有着什么事即将发生。他在考虑进还是不进。当他抬头的时候发现几人真看着他,露出询问的眼神。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是福是祸全凭天意吧。随机他双手一抬用力推向宫殿大门,大门应声而开。随机宫殿内各处燃气火光,为宫殿照亮。进得殿内,几人发现里面空无一物,除了四周墙面、中间的柱头上仍旧是各种鸟兽图案外,并无其他物品。粟立道:‘大家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机关之内的,这里应该是入口。’几人在各处摸索着,时间慢慢过去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几人疲惫不堪,将能摸到的地方,能看到的地方,走探索遍了,没有任何发现。几人靠在一起,拿出干粮开始填下早已饿了的肚皮。粟立缓缓的看着所有的雕像,心里想到一个问题,只是他还不敢确定。待大家歇息好后,粟立道: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我们现在正在仙女山低部。整个仙女山下面就是这个宫殿。’王亮道:‘有什么问题?’粟立接着道:‘你们看啊,仙女山这个名字,早在唐代的时候是叫龙安寺,而在唐代之前应该是叫做青龙雪山,而你们看这宫殿的所有图像雕刻,是不是缺了点什么?’听到这里,几人不约而同的看着四周的雕刻,又回头道:‘没什么区别啊?’粟立道:‘是吗?我怎么看着像没有青龙的图案呢?’几人又看看雕刻,异口同声的道:‘是啊,怎么没有青龙的雕刻呢?’此时云倩看着粟立,越看心里越甜滋滋的,脸上露出一种自豪的辛福感。这一幕被高阳看到,‘青龙我是没有看到,不过怀春的少女的看到一个。’高阳说着将目光转向云倩,大家跟着他的目光一起看过去,只见云倩羞得一脸通红,看着他们道:‘高阳,你个坏蛋,看我不打断你双腿。’说着就去追着高阳要打他。两人嬉闹着向殿外跑去。粟立立即道:‘不要出去,快回来。’说时迟那时快,粟立一个箭步射到云倩身边,一把抓住她,在惯性作用下,一下将她拉进了怀里。而此时她刚才站的地方,出现一道裂纹,这裂纹一闪即逝。看着这一幕其他几人露出奇怪的表情。而粟立搂着怀里的云倩好像是不想放开是的,看着她美丽动人的面容。云倩被他看的不自在,赶紧挣脱出来。粟立才走过去拉过高阳到那边一起坐下。众人都看着粟立,想他说说是怎么回事。粟立慢慢的点燃一支烟道:‘如果我猜的没错,现在我们只有待在这里才是安全的,如果现在出去外面所有的卫士都有可能复活,我不愿意尝试这个问题。这个宫殿只有我们进来的这一个门。而辨别方位此门正好是向东,你们都知道玄学的四象,东面是青龙,而这屋里屋外刻满了我们认识或不认识的鸟兽,每一个雕像都是传说中的圣兽级别,唯独为首的青龙没有。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’其他四人听到这里都觉得奇怪,也都开始担心他接下来说的更奇怪、也许更恐怖。还是王亮道:‘你就一直说完吧,既然来了肯定得一起面对的。’几人跟着点头表示同意王亮的话。粟立接着道:‘好吧,我把我的猜测都告诉你们吧。首先我猜测的是,我们拾取的皮卷上面有一些是真的,多半的是假的,目的是为了引人来这里,至于引人来的目的又是什么我暂时还猜不到。二,我们所站的这下面肯定有问题,而入口一定在这里面的,只是我们还没解开山与青龙的关系。三;这个所谓的禹王墓应该是假的,这里是一个奇特的阵法,而我们已被带到阵中,想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开进入下层的迷,唯有进才是退。不过这份皮卷为什么会遗留在唐朝王公墓葬内,暂时还不清楚。假如我们现在出去,一定会激活这个阵法,因为我们现在身处在阵眼内,这个阵法的开启处就是阵眼,一般很多阵法都是活阵法;就是利用环境上可以移动的事物来达到一个布阵的目的,移动的事物会随着其移动的速度、数量、方向来增加这个阵法的威力。还有一种死阵,研习死阵比活阵要难得多,但其威力比活阵强上千百倍,说直白点,死阵没有人触发它,它就永远是死阵,一旦被外界因素激活它的阵法,它就会变为活阵,而任何阵法都会有阵眼,通常来说阵眼是最安全的,所谓阵眼就是一个阵法的破绽处。而我们现在遇到的偏是死阵,而布置这个阵法的又故意将激活阵法之处放置在阵眼处,这样一来在这个阵法而言,我们所处之处即是活地亦是死地。而刚才如果你们再停留多一秒的话,我想这个阵法就会被你们激活了。这个阵法一旦激活光外面的卫士踩都将我们踩成肉酱了,也许还有我们看不到的一些变故也会相继而来。’说道这里他停住了,看着自己一起这么多年走过来的朋友、兄弟。他不忍心让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,所以他怕说出下面的猜测。而此时的几人看着他,眼神中满是期盼,希望他继续说下去,就算真没有办法走出去也算死的瞑目。粟立看着他们叹气道:‘哎,我暂时也想不到破绽’此时云倩道:‘这些传说中的事物真有这么回事,那这下面到底影藏着什么?’粟立道:‘眼前我们要知道这个阵法到底在这里守护什么,唯有进到里面才能解开这个谜,而眼下我们唯一要做的也就是想办法进去,因为后面是没有退路的。’高阳抢道:‘可我们找遍了所有角落,也没有发现有机关什么的?’粟立道:‘恩,不急,眼下先填下肚皮,好好休息下,越是这样越要放松心情,冷静才会有路。’云倩道:‘哎,说的轻松,要做到冷静下来还是很难的?’粟立接着道:‘还有就是云倩你记住,如果我们真有什么,也会拼尽全力想法送你出去,好了,大家先把干粮拿出来垫下,然后静坐休息。’云倩想要说话被粟立伸手打断,他接着道:‘你要记住,不要感情用事,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赶紧将肚皮填饱,然后好好休息,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费精力的。’说完就地打坐,闭目沉思起来,几人见状都纷纷将他围在中间,大家就着水吃了点干粮,然后各自闭目不语。时间在慢慢移动,几人的身心在受着煎熬,大家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平时足智多谋又身手高超的队长身上,多少次历险都是他带他们走出来的,这一路走来十八年的风风雨雨他们都经历过,他们也相信这次一样,他们心中的队长能带他们脱离险境。

章节目录

查看全部目录



猜你喜欢

相关文章